快捷导航
青年失业率高住房负担沉重 丁克家庭渐成澳洲主流_ 上海石油化工交易中心
作者:上海石油化工  来源:上海石油化工交易中心  日期:2017-05-22 14:05:28 

  澳洲国家统计局和社会学家发现,在未来十多年内,丁克夫妇/情侣的数量将超过有孩子的夫妇/情侣,成为澳洲社会的“新常态”。

  一位社会学家称,这一趋势已经在发生,未来的政府政策将决定传统家庭模式还能否继续存在下去。对许多千禧一代而言,巨变的社会和经济现实迫使他们不得不慎重考虑是否要生孩子。

  根据澳统计局2015年发布的报告,全澳共有670万个家庭,其中至少有一个0-17岁孩子的家庭有280万个,而完全没有子女的夫妇/情侣有270万对。没有孩子的夫妇/情侣中,女方年龄在25-34岁之间的比例从2007年的16%增长到2013年的20%。

  在1961年,澳洲生育率为3.5,但之后一路下滑,目前全澳平均生育率为1.84,低于专家预计的2.0人口更替水平。统计局估计,到2023-2029年,将有更多人选择不要孩子,没有孩子的夫妇/情侣的数量将超过有孩子的家庭。

  西澳伊迪斯科文大學的学者Bronwyn Harman博士专门研究无子家庭的社会影响,她称,公众已越来越接受非传统家庭。“过去,我们的传统家庭模式是爸爸、妈妈和孩子。妈妈在家照顾家庭,爸爸养家糊口。但现在我们都知道一切都变了。”她说。

  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还有一部分尚未公布。Harman博士估计这部分即将于下月公布的数据会显示澳洲无子家庭比以前有所上升。

  这样的现实并不能完全归咎于澳洲年轻人贪图享乐,不愿承担责任。人们通常会在收入和居所稳定的情况下才会考虑生育孩子,但找不到全职工作、房价高不可攀登的状况,使年轻人离安居乐业的梦想越来越远,不生育或者推迟生育孩子自然成了他们的理性选择。

  青年失业率达40年来最高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至今,澳洲年轻人的“就业难”问题愈发突出。

  圣劳伦斯兄弟会(Brotherhood of St Laurence),一个致力于消除贫困的社区组织发现,如今全澳有29万年轻人完全没有工作,这一数字比2008年金融危机前增加了50%。如果算上就业不足(工作时长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时长)的年轻人(18%),全澳有三分之一的年轻人处于无业或就业不足状态,为40年来的最高点。

  圣劳伦斯兄弟会主席Tony Nicholson说,稳定的工作是年轻人为将来建立好生活的通行证,但现在的年轻人踏进社会所面临的就业问题比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要困难得多。

  圣劳伦斯兄弟会的报告对澳统计局的家庭、收入和劳动力数据做了分析,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为许多发达国家的年轻人的前途“投下了一道长达10年的阴影”,澳大利亚也没能幸免。

  今年2月,全澳有65万15-24岁的年轻人在寻找工作或者就业不足,摆在他们面前的,更多的是不稳定的兼职工作。

  一些人认为这反映了年轻人想要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的趋势变化,但报告否定了这一解释:“虽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但这不是就业不足率上升的原因,因为从事临时或兼职工作的年轻人的比例在扩大,这些年轻人并没有在学习。”

  2014年,不是学生的年轻人中,有39.3%从事的是临时工作,35.8%从事的是兼职工作,这两个数字都是2001年以来的最高记录。

  从事服务业的年轻人比例也明显上升。1986年,服务业中15-19岁的年轻人占比为30%,20-24岁的年轻人占比为10%;到2016年,这两个比例分别达到70%和40%。去年11月,澳大利亚年轻人基金会(Foundation for Young Australians)的报告现实,从事兼职工作的年轻人的比例超过了从事全职工作的年轻人比例。

  尽管近年来澳大利亚政府和民间发起了不少培训和帮助年轻人就业的项目,但收效甚微。LISA DENNY 和BRENDAN CHURCHILL在一份题为“澳大利亚年轻人就业”的报告中指出,疲软的经济和大量的技术移民,将想要初入劳动力市场的澳洲年轻人拦在了门外。

  “在澳洲目前的经济和人口条件下,帮助学生从学校过渡到工作的培训项目是失败的,公司和雇主门不愿意雇佣年轻人,在他们身上投资。”报告中说,“澳洲年轻人的就业机会取决于很多因素:经济增长能否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劳动力老龄化、教育培训政策的转变、知识的代际传递等等。”

  报告中着重强调了移民政策对澳洲本土年轻人就业的影响。尽管有研究表明,始于2008年的移民项目存在着严重的劳动力市场错配问题,但政府仍在引入越来越多的移民,导致年轻人培训项目更加低效,澳洲本土的劳动力人口增长越来越慢。经济本身表现不佳是造成年轻人就业率低的一个原因,但移民政策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不可逾越”的“住房梦”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住房是澳洲年轻人面临的另一个棘手问题。在悉尼,房价已达到家庭收入中位数的12.2倍,悉尼郊区一幢普通的独立房售价高达150万澳元。

  投资顾问Stockspot对1000名父母做了一项调查,询问他们对于子女未来如何解决住房问题的看法。74%的父母回答,他们担心自己的孩子将无法搬出去独立居住,要长期与自己同住。

  房产大数据公司CoreLogic在一份2017年住房可负担性展望报告中说,“拥有自己住房的澳洲梦”已成为一个“不可逾越的挑战”,“尽管越来越高比例的年轻一代还怀有这样的梦想,但他们不得不与父母同住,甚至越来越多的人为了存够首付,直到30多岁还和父母住在一起。”

  图表来源:The Australian

  据《澳大利亚人》从澳统计局整理的数据趋势,从2010年以来,澳洲首次置业的贷款额几乎没有变化。自2009年以来,墨尔本和悉尼的房价几乎上涨了一倍,而首次置业贷款额不变,也就是说,首次置业的人数变少了。全澳有440万年龄在23-40岁人口正在推迟或取消购房计划。

  澳洲的父母也越来越像中国父母:资助成年的孩子买房,或者帮他们一起存钱付购房首付。但即使购房后,按揭贷款对于较低收入且有小孩的家庭也越来越沉重。

  有评论人士揶揄道:“你必须住惯你从小住的卧室,因为在你人生的40年里你都要住在那儿。你进入大学起就背上了学费贷款,毕业后需要还清学费贷款,然后开始攒钱买房。就业艰难,工资增长停滞,年轻一代已经住不起他们从小长大的社区了。”

  《澳大利亚人》报今年的调查数据显示,有62%的受访者认为在过去一年里住房可负担性问题在恶化,58%的受访者认为明年这一问题还会变的更糟。在不拥有自己住房的人群中,87%称担心未来买不起房子,89%称拥有住房是很重要的事。有意思的是,在拥有住房的人群中,76%称担心无力负担他们的下一套房子。

  社会学家们所关心的是,就业和住房的双重压力所产生的蝴蝶效应催生了澳洲越来越多的“少子化”家庭和“无子化”家庭,这将对未来澳洲的社会形态产生重要影响。澳洲是一个移民国家,引入移民在短期内当然可以解决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但从长期来看,澳洲的人口结构将被迫发生转变,这有悖于“澳洲人优先”的社会发展前提。另外,退休、健康保险等福利制度可能会面临缺口,这对提高生产率和技术进步提出了更严峻的挑战。

----上海石油化工_上海石油化工交易中心【官网】财经新闻请关注上海石油化工_上海石油化工交易中心【官网】官网